• 當前位置: > 法治新聞 > 今日話題 >

    湖北三個普通家庭的抗疫戰爭

    2020年02月29日15:20        法幫網      免費法律咨詢     我要評論

     三個普通家庭的抗疫戰爭

   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后,國家衛健委的官網上,每天都在滾動著一串串數字。

    截至2月28日24時,湖北累計治愈出院病例28895例,累計死亡病例2727例,累計確診病例66337例。

    而在這場疫情中的他們,不僅僅是一個數字。他們是父親、母親,是兒子、女兒,是丈夫、妻子,是親人、朋友。有一些人,在離開這個世界前還來不及被統計,成為那串數字之一;還有更多的人,他們還在等待這個冬天之后迎來春天。

    一個個真實的人,一個個普通的家庭,在巨輪碾過之后,逝去的已不可追回,而留下來的人,還要繼續生活下去。

    確診

    32歲的翁女士去世已經30多天。陳先生心里明白,奪走妻子和她肚子里孩子的是新冠病毒,但卻沒有證明,只能看到“重癥肺炎”的診斷,以及一個裹尸袋。

    男子沒錢救重癥孕妻放棄治療 第2天國家出免費政策

    翁女士一家三口。

    這是在黃岡做門窗生意的一家三口,1月9日是他們命運急劇轉折的一天。中午妻子說自己有點感冒不舒服,順便讓陳先生買回驗孕棒,結果發現妻子懷孕了,陳先生覺得這是2020年最好的消息。晚上,他弄了一桌飯菜,一家人吃完晚飯,女兒看電視,妻子早早去休息,日子過得平淡幸福。

    第二天凌晨3點,翁女士忽然把陳先生叫醒,說自己很不舒服。“就是感冒的癥狀,咳嗽、發燒、怕冷,我決定趕緊帶她去醫院打針吃藥。”因為不放心5歲的女兒一個人在家,于是陳先生用電瓶車馱著妻子和女兒一起趕往醫院。當時,醫院沒有接收。早上六七點鐘,陳先生再次帶著妻女趕往醫院,驗血、照片,做了一系列檢查。由于翁女士懷孕,醫院仍舊沒有接收。

    那一天,陳先生帶著妻女輾轉了好多家醫院,妻子體力漸漸不支,病情也開始加重,“都說不出話來,只能通過點頭或搖頭交流。”

    1月10日晚上11點,翁女士被轉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。奔波了一天,陳先生懸著的心終于放下。陳先生只記得那天下了一整天的雨,5歲的女兒不滿奔波疲憊,在他身上一直哭。陳先生不知道,頭一天妻子出現不適時,一小時車程外的武漢已出現首個死亡病例。

    男子沒錢救重癥孕妻放棄治療 第2天國家出免費政策

    翁女士的診斷證明書。

    男子沒錢救重癥孕妻放棄治療 第2天國家出免費政策

    翁女士的CT檢查診斷報告單。

    土生土長的武漢人賀先生也不知道,當陳先生用電瓶車載著妻子奔走在黃岡各個醫院求取一個病床位時,賀先生自己也已經被感染。

    62歲的賀先生是一名醫生,退休后被返聘到一家私立醫院放射科,負責CT照片。1月初的時候,來診室照片的病人比平時多了不少。沒戴口罩的病人在走廊里咳嗽,這些病人CT顯示肺部發白。賀先生不知道這就是后來奪去自己生命的新冠病毒肺炎。

    賀先生作為武漢本地人,外地的同事都提前回家過年,他仍堅持留在崗位上,“最近肺炎的人增多,流感季來了,興許肺炎就是流感引發的,我留下來吧。”

    1月17日,賀先生自己也出現發燒咳嗽癥狀,但沒有請假,而是一邊工作一邊打吊針,就這樣在崗位上又堅持了3天。

    “我姐姐一邊罵他,又一邊陪著他在醫院上班,就坐在旁邊給他喝水、提醒護士來換藥之類的。”鐘女士說,姐夫感染后,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做了血液檢查和雙肺CT,得到的答案是“50%的可能性”。

    1月20日,呼吸病學專家鐘南山被任命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,參與到此次新冠肺炎防控工作中。當晚,他在央視訪談中披露,發現14名醫務人員感染,直言“有明確的人傳人現象”。

    如果能早一點知道這是新冠肺炎,姐夫賀先生是不是就不會帶病上班?如果早一點就診,是不是還有可能活下來?鐘女士總是忍不住這樣想。

    去世

    賀先生和妻子收入還算不錯,但今年33歲的女兒患有心臟瓣膜缺損,智力低下,沒有生活自理能力。在妹妹鐘女士記憶里,姐姐和姐夫一輩子為了這個女兒操勞,“當時我姐可以生第二胎,她說怕未來有一個新的孩子,他們在感情上對這個孩子會有偏袒,所以就沒有要。”

    鐘女士說,為了給女兒找個條件好一點的福利院,姐姐和姐夫一輩子很節約,連湖北省都沒有出過,錢全部花在女兒生病住院和存錢上了。“姐夫治療的那段時間,姐姐又要操心姐夫的病情,又要照顧女兒的生活,像一只兩頭燒的蠟燭。”

    陳先生已無法回溯妻子翁女士是在何時何地感染上了病毒,唯一能想到的是1月7日妻子去過一趟市中心買菜。那時他在網上看到武漢出現了病毒,“但我們不知道黃岡也有,當時也沒有特別關注,根本不知道妻子會感染上這個病毒。”

    妻子入院后,陳先生只能通過醫院的電話了解她的病情。他不會想到,再見面時,妻子已經變成了一壇骨灰。

    入院后,翁女士每天治療費好幾萬元。1月13日起,陳先生的微信朋友圈開始瘋狂轉發網絡求助鏈接,同樣的內容他一天幾乎要轉發10次,每次轉發語都是“救救我的好老婆,我孩子的媽媽”。那段時間,為了方便照顧妻子,陳先生和母親住在醫院附近幾十元一天的旅社,“腦子里每天想的都是怎么籌錢。”

    “最讓我遺憾的是一名來自黃岡的孕婦,病癥很嚴重,在ICU住了一周多,治療花了近20萬。她家是農村的,治病的錢是找親戚朋友借的。”2月5日,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彭志勇告訴記者,那天,該院ICU準備的16張床位全部住滿。

    “孕婦的老公最終決定放棄治療。她老公哭了,我也哭了,因為我覺得還是有希望治好的。放棄了,孕婦就死了。而且在放棄的第二天,政策變了,對于新冠病人國家提供免費治療。我很為那個孕婦惋惜。”

    這個孕婦,就是翁女士。

    男子沒錢救重癥孕妻放棄治療 第2天國家出免費政策

    翁女士的死亡殯葬證。

    1月21日,陳先生已經實在借不到錢了。妻子昏迷多日,希望渺茫,在與岳父商量后,陳先生不得不在放棄治療同意書上簽了字。妻子火化時,他已經花費了30萬元。

    翁女士去世的這天,一直帶病堅守在崗位上的賀先生實在扛不住了,到醫院去檢查,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留觀室接受治療。第二天,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應急響應。

    求助

    孕婦、老人、醫護似乎是病毒第一批入侵的對象。

    同樣是1月21日,在醫院住院6天后,73歲的武漢退休醫生干章勛在醫院去世。去世前,他在武漢洪山區一家社區門診幫忙看病,倒在了崗位上。

    1月15日,正在給病人看病的干章勛感到身體不適,到醫院檢查,被確診為肺炎,隨即被收治入院。去世的頭天晚上,19歲的孫兒給爺爺打電話,爺爺說自己很快就出院,要和孫兒一起過年。孫兒說,打電話時爺爺精神不錯。

    夜班熬了通宵的大兒子干漢江,到病房接替弟弟干漢權照顧父親。

    父親過世當晚,干漢江、干漢權兄弟二人先后出現不適癥狀。干漢江發燒、咳嗽、肺部出現感染,干漢權咳嗽、四肢無力、食欲不振。

    在妻子陪同下,干漢江去醫院做肺部CT。攝片顯示其肺部已經呈毛玻璃狀,呼吸越來越困難,走路都不穩了。

    根據當時已經公開的新聞報道信息,一家人基本判斷干漢江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。但因為疑似病人開始激增,尚未確診的干漢江無法被收治入院,只能在家隔離治療,每天步行30分鐘去醫院打針。

    社區有網格員負責聯系過干漢江和妻子,但每天只有20個試劑盒,前面排著長隊,只能等。妻子黃女士看著丈夫一天天越發嚴重,但是毫無辦法。

    最讓一家人擔心的是,19歲的兒子也出現了發燒癥狀,持續兩三天后吃藥有所好轉。但是因為新冠肺炎有較長的潛伏期,究竟是病好了還是潛伏下來了,誰心里也沒把握。

    1月31日,干漢江意識到自己的情況越來越嚴重,無奈之下寫了長長的求助信,發給當律師的堂兄干衛東。干衛東在朋友圈貼出干漢江的求助信息后,引來律師同行大量轉發,終于獲得幫助,到醫院做了核酸檢測。

    2月4日,還沒拿到結果的干漢江又做了第二次核酸檢測。下午,他被社區帶到了集中隔離點,與妻兒分別,這樣可以避免傳染給老婆和兒子。

    活著

    鐘女士也走上了求助之路。

    2月4日,鐘女士的姐姐感染。2月5日,姐夫賀先生去世。

    “姐夫去世了,不能再失去姐姐。”鐘女士請女兒在微博超話“肺炎患者求助”里發出了求救信息。幸運的是,2月11日姐姐終于被武漢紅十字會醫院收治,2月12日轉入金銀潭醫院接受治療,目前作為受試者在試用新藥瑞德西韋。

    干漢江自進入集中隔離點后,開始服用阿莫西林類消炎藥,并服用藿香正氣丸及隔離點提供的湯劑。此后不久,干漢江的發熱癥狀開始緩解,體溫一天天恢復正常。“可能由于每天喝中藥的原因,他說飯量增加了不少,胃口很好,一到飯點就感覺餓。”干漢江妻子黃女士說。

    “干漢江今(2月17日)晚做CT檢查,他感覺自己肺部感染明顯好轉。”妻子黃女士高興地說,再經過核酸檢測、專家認定,相信干漢江會很快解除隔離。

    跟干漢江不同,47歲的干漢權沒有去醫院。他不去醫院的理由是:如果有病,擔心自己傳染別人;萬一不是,又擔心被病毒攜帶者傳染。

    在醫院照顧父親時,干漢權就在藥店買了蓮花清瘟膠囊、阿莫西林等藥品作預防。父親去世后,干漢權開始加大劑量服用感冒藥。吃不下東西時,干漢權給自己配“營養餐”:先強制自己吃點小番茄,慢慢吃點橙子,10來天后可以喝點酸奶……

    干漢權認為自己聽懂了專家的話:沒有治療的特效藥,得靠自身的免疫力!

    度過了一周左右最艱難的日子,干漢權開始感覺身體好轉:進食一天比一天強,從茶飯不思到強食水果,再到酸奶、粥湯。大約20天左右,開始進食米飯、菜肉。“再過一周,就恢復如初,完全康復。”干漢權信心滿滿地表示。

    “這是大家都不愿意發生的事情。”鐘女士對記者說,這么大的疫情大家都措手不及,她不怨誰。“有的人走了,活著的人還得過啊。”鐘女士把姐姐、姐夫的女兒接到了身邊,孩子已經過了隔離期,現在檢測呈陰性。

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媒體:揭抗疫中的形式主義 工作人員凌晨兩點還在填表

      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仍然嚴峻。中央強調,在疫情防控工作中,要堅決反對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,讓基層干部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第一線。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,重復繁重的填表任務、空洞鼓勁的動員會、停不下來的迎檢大戰、作秀留痕曬表揚這些重在刷存在感的……[更多]

    相關閱讀:
    相關搜索:
    新聞首頁頭條推薦: 嘀嗒公司被約談
   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>>
    用戶名:密碼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    我要提問:


    推薦律師
    新聞排行榜
    立法律界評論時訊
    視頻推薦
    視覺焦點
    每日推薦
    關于法幫網 | 服務條款 | 聯系我們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導航 | 找律師
    | |
    北京網絡警
    察報警平臺
    不良信息
    舉報中心
    中國文明網
    傳播文明
    經營性網站
    備案信息
    广西11选5平台广西11选5主页广西11选5网站广西11选5官网广西11选5娱乐广西11选5开户广西11选5注册广西11选5是真的吗广西11选5登入广西11选5快三广西11选5时时彩广西11选5手机app下载广西11选5开奖 福建省 | 大丰市 | 姚安县 | 林芝县 | 太保市 | 兴和县 | 巩留县 | 梁山县 | 霸州市 | 马山县 | 静乐县 | 富顺县 | 秀山 | 深州市 | 周口市 | 峨眉山市 | 化隆 | 宜章县 | 阿坝县 | 紫阳县 | 错那县 | 岳阳市 | 安陆市 | 乐平市 | 虎林市 | 武乡县 | 武山县 | 合江县 | 芜湖县 | 新宾 | 高密市 | 黑龙江省 | 灯塔市 | 同心县 | 凤阳县 | 石泉县 | 同江市 | 湘潭县 | 融水 | 枣强县 | 浦江县 | 永城市 | 五华县 | 贞丰县 | 阿克苏市 | 西乌 | 安多县 | 大港区 | 呼图壁县 | 子洲县 | 泸州市 | 定陶县 | 南靖县 | 阿城市 | 镇坪县 | 沙坪坝区 | 当阳市 | 浑源县 | 花垣县 | 达拉特旗 | 绵阳市 | 土默特左旗 | 皮山县 | 泰顺县 | 陆川县 | 游戏 | 勃利县 | 潜江市 | 宜宾县 | 莎车县 | 根河市 | 勃利县 | 海伦市 | 松阳县 | 陵川县 | 舒兰市 | 彩票 | 南溪县 | 常宁市 | 平陆县 | 息烽县 | 济南市 | 河北区 | 绥宁县 | 宣化县 | 余庆县 | 饶河县 | 武宣县 | 香港 | 阜康市 | 金湖县 | 高要市 | 惠水县 | 新河县 | 彭泽县 | 内黄县 | 乐山市 | 丰都县 | 那坡县 | 丹棱县 | 东方市 | 灵宝市 | 长宁区 | 盘锦市 | 家居 | 旬邑县 | 湘潭市 | 乐安县 | 和顺县 | 澄江县 | 齐齐哈尔市 | 斗六市 | 涟源市 | 乌鲁木齐市 | 宁陵县 | 长顺县 | 手游 | 建昌县 | 电白县 | 陇西县 | 唐山市 | 淮北市 | 桓台县 | 凌云县 | 敦煌市 | 独山县 | 广安市 | 乐业县 | 冷水江市 | 武汉市 | 如东县 | 房山区 | 天峨县 | 泰兴市 | 西贡区 | 建宁县 | 德令哈市 | 遂溪县 | 包头市 | 云梦县 | 新竹县 | 泗洪县 | 铜梁县 | 宝鸡市 | 化德县 | 微山县 | 郴州市 | 城口县 | 炉霍县 | 马尔康县 | 岫岩 | 乌什县 | 洛川县 | 闽清县 | 永清县 | 呼伦贝尔市 | 天台县 | 教育 | 商南县 | 益阳市 | 壶关县 | 永福县 | 屯留县 | 平武县 | 塔城市 | 曲阜市 | 阳曲县 | 封丘县 | 德钦县 | 新河县 | 柘荣县 | 临桂县 | 织金县 | 香格里拉县 | 宁海县 | 金乡县 | 梁平县 | 成都市 | 始兴县 | 婺源县 | 浙江省 | 黑龙江省 | 无锡市 | 东光县 | 定边县 | 招远市 | 沧州市 | 陆河县 | 长子县 | 大渡口区 | 临安市 | 水富县 | 江源县 | 资兴市 | 连山 | 黄浦区 | 新兴县 | 合水县 | 浑源县 | 抚松县 | 明光市 | 卫辉市 | 巴东县 | 荆门市 | 克山县 | 湟中县 | 电白县 |